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小贷债搁浅电商系小贷来袭

发布时间:2021-01-21 03:18:39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温州率先尝试的小贷公司定向债(以下简称“小贷债”) “成功发行”还不到一周,首批小贷债的发行便被商业银行“间接”叫停。

业内人士认为,小贷债“被搁浅”的背后,既有地方监管部门与中央监管部门对于此类金融机构态度的冲突,也有小贷公司与商业银行之间的利益博弈。在政策摇摆不定、前景不明的情况下,小贷公司的创新之路或难一帆风顺。

不过,电商系小贷的频频创新所带来“鲇鱼效应”或能为整个行业注入创新活力。

温州小贷债一周“搁浅”

不少银行长期以来对小贷公司都有“禁入条款”,只有少数银行可以合作。

温州小贷公司首发小贷债,被业内视为温州金改的重要一步。但“首度试水”的苍南联信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陈开云上月底公开表示,已接到银行“催债”通知,称该公司若发行1亿元的小贷债,将取消对其1亿元的融资授信额度,并归还银行这1亿元的融资贷款。

对此,有当地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小贷债“搁浅”的直接原因应该是银行认为小贷公司发债融资后将触及50%的“红线”,再加上发债后,小贷公司的负债率提高,银行从风险防范的角度考虑。而间接原因则或许跟当下各家银行调整信贷资金走向有关。“本来现在江浙一带的银行头寸就紧张,再加上决策层要求商业银行更多倾斜实体经济,所以这些银行也可能借此机会把资金给收回去。”

上海一家小贷公司总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事实上,不少银行长期以来对小贷公司都有“禁入条款”,只有少数银行可以合作。他坦言,对银行来说这块业务量太小、利润少,再加上监管部门支持力度不大,银行兴趣不大可以理解。

“融资杠杆向来是小贷公司发展最大的最大瓶颈。”一位上海小贷公司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目前,小贷融资渠道不外乎两方面:一是向集团内部要资金,即增资扩股、大股东委托贷款等;二是向外部及资本市场融资,如银行融资、兜售公司资产包、同行拆借、上市、民间借贷等。2008年全国小贷启动试点后,不少小贷希望与银行合作,做资金批发、零售业务,通过打包小贷资产到银行“批发”资金,盘活现金流。

“传统小贷公司的设想很简单,通过出售资产包给银行,小贷获得较低利率的流动资金的同时负责回购资产包,承担全部信贷回收工作及违约风险。但实际上,无论是通过发行私募债,还是资产转让、运筹上市,小贷融资成功与否关键看市场对其的接受程度,打包的资产能否兜售成功,必须有人接手才行。”一家知名证券公司的资产证券方向分析师对记者坦言,“虽然眼下不少小贷公司也希望通过发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方式破解这一难题,但这等于是小贷公司的一种加杠杆行为。但目前面临几个政策和法律的问题,如发债的风险如何控制、一旦发生信用风险后如何处置以及由谁来监管这个产品。小贷公司发债风险很难控制,其他行业发债,至少还有资产抵押,小贷公司发债是纯粹的信用,只能靠母公司或者大股东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由于不少项目风险系数大,所以传统小贷公司在和券商的合作中,很难在定价权上取得优势。相比之下,不少基于电商平台的创新性小额贷款公司由于握有更多资源,所以常常能在谈判中占有主导地位。

电商系小贷“鲇鱼”来袭

电商小贷真要发展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大数据也非等同于信用机制,还是有风险的。

虽然温州的创新试点受阻,但这显然并不妨碍电商系小贷公司传出的好消息。

不久前,国内小贷公司资产证券化产品获得里程碑式的进展。首单基于小额贷款的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产品已获批,而阿里小贷则成为首个吃螃蟹的小贷公司。7月8日,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与阿里小微信贷合作推出的东证资管“阿里巴巴1号-10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募集总额度为20亿~50亿元。

资深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认为,这次资产证券化对于全国小贷公司有着里程碑的意义,主要体现在拓宽了小贷公司融资渠道,以及加快金融改革的步伐。他认为,电商之所以愿意“发力”小贷,主要是为了满足平台商家的资金需求,既可以把商家捆绑在自己的电商平台上,又可以吸引更多的商家,所以,越来越多的电商企业会把金融服务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来重视。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此也表示认同,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意见称,目前,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苏宁,它们做小微企业信贷相对于银行而言最核心的优势就在于信息系统的完善。“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次级债,都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而对于小贷公司来说,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并未有明确的政策措施配套,像阿里巴巴这种有实力的大公司,出了风险还可以由集团来兜底,但其他小贷公司没有这么强大的股东背景,就存在很大风险。所以,这种模式或也很难复制。”

“阿里信贷目前主要是以自有资金针对其会员提供服务。这些会员以往的交易情况、现金流都可以在阿里巴巴平台上有迹可循,甚至阿里可以通过其平台上的其他同行业企业的经营状况,判断其能否持续盈利。”东华大学上海市现代商务促进中心首席研究员杨涛认为,海量数据为阿里巴巴是否为其提供贷款提供了依据。

不过,鲁振旺认为,电商小贷真要发展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大数据也非等同于信用机制,还是有风险的。“银行小额贷款的优势是终端有人,可以上门查看,可以抵押;但电商企业靠仓单或货物抵押贷款,体量更大。”

小贷行业需要差异化监管体制

小贷行业需要形成一种双重、多级的差异化监管体制,所谓双重就是中央和地方。

在业内人士看来,小贷债“被搁浅”背后,是地方监管部门推动小贷行业发展的迫切渴望与中央监管部门对于类金融机构审慎监管的冲突。而在这两者的博弈之下,小贷公司的创新之路恐难一帆风顺。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近期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小贷行业需要形成一种双重、多级的差异化监管体制,所谓双重就是中央和地方。“因为小贷公司不吸储,数量又多,中央也没有相应的人力和能力对这么多小贷公司进行监管。另外在中央和地方之间也需要有一个协调机制,检验其合理与否的标准应该是在鼓励创新与发展的同时,能形成一种适度与有效的监管,完全的从严或从宽都不对。”

无独有偶,在今年年初的小额信贷联席会年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曾称投资小额信贷公司目前杠杆率太低,资本利润率不高。她表示,社区银行和小额信贷机构是小额信用放款的主力军,大型中型银行也可以通过业务辅导进行这方面的责任,应该对小额信贷公司多一些指导、关怀和扶持,成为改善国民收入分配的有效格局。

同时,一些业内人士还建议,我国应发展多层次金融体系,建立双层金融监管体系。大中小型经济体,包括可以吸储的机构都由中央监管。一些微企业、微金融机构,其主要的代表就是非存款类的放贷机构,如小贷公司和非存款类的其他金融机构,比如说租赁、担保、典当等,都可以放在地方监管体系里。

“虽然政策扶持不足,但小贷公司应摆正自身的位置,抑制扩张冲动,切忌为了利润最大化盲目贪多求大,应该在规范的范围内做好小额贷款工作。”上海一家小贷公司的总经理表示,“小贷公司要找准市场定位,填补金融业空白,从而赢得市场认可。我们要做的是500万元以下,特别是市场需求量大的100万元以下的贷款。”

山海异闻录手游

武炼巅峰手游

终结者2审判日

猫三国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