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代表会诊保障房三难题需建立处罚和退出机制

发布时间:2020-03-03 18:48:02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建保障房钱从哪里来?

13日上午,审议完政府工作报告正要散会,人大代表、中国船舶科学研究中心的副所长颜开抛出一个问题:我看报纸老是报道,住房公积金要拿出来建经济适用房,有这回事吗?

这个问题,让代表们的审议延长了将近一个小时。

潘永和代表曾任江苏省财政厅厅长。他对颜开解释说,公积金是个人交一半,单位交一半,当你要买房或退休时可把它全取出来。

“现在这个廉租房、经济适用房的钱是政府拨的吗?”颜开追问道。

潘永和继续解释,“廉租房的建设实际上中央财政投入比较大,原来是一千万套拿一千个亿。而实际上去年已拿到一千个亿了,就是中央补助加大了。

”一套房才补1万?“代表觉得,这个补助还不够。

潘永和说,还要从土地出让金收益当中拿出8个亿,财政还要拿五六个亿。其他资金的来源是通过融资平台来解决。

代表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热烈起来。

第二幕

教师周转房可不可行?

”现在江苏开了一个‘口子’,允许大学利用学校土地建房给年轻教师临时居住。“一位代表说,这个政策解决了工作中的难题。

”高校里面盖房子,实际上不是个好政策!“几次抢话筒后,东南大学校长易红才得到机会。

”我给你讲,比如说住五年,五年之后真能让他搬出去的,几乎没有!“易红对此深有体会。

”我们原来想盖一批公寓,五年一个轮回,结果到期了一个都不走。“易红说,你租金提高几倍,扣他工资,马上就群体上访,你就没办法,只能降下来了。

让易红头疼的是,一边不交房子,一边又不断有新的年轻教师进来。

”那是制度问题。“有代表插话。

”不是制度问题,这是群体体制,他们认为法不制众。要是所有人告你,怎么办?“易红反问。

徐州市委书记曹新平终于按捺不住了。

”在徐州,这个口我就始终不开!“曹新平说,”教师周转房之类的,我都不让他们弄,是盖公寓让他们买。“

第三幕

地方官历数三个难题

曹新平代表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

”保障房有三大难题。“曹新平掰着手指头说,第一大难题,钱从哪里来?第二,房子怎么分出去?第三,成本怎么回收?

曹新平一一道来:建保障房,我们第一年有钱,但后续的钱怎么筹措。这是很大的问题。

”保障房分配越来越难。“曹新平自问自答,为什么呢?信息不对称。分经适房、廉租房,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家庭人口,一个是收入。

”这个信息是不对称的,如果你和居委会主任关系很好,和街道主任关系很好,就可以骗到。“曹新平说,很难查出来。

”大概30%至40%的信息是不准确的。“曹新平说,有人陪着检查,都是合格的,但是他单独去看,有些人家里的装修和家具都很好。”徐州的商品房80万元一套,经济适用房最多40万元,这个利益诱惑太大了。“

”利益诱惑太大是因为房价太高了。“有代表感叹道。

听到这里,潘永和有话要说。

”电视上放过很多节目,父母还没去世,子女们就开始动脑筋卖掉房子分钱。“潘永和说,这个诱惑太大了。

第四幕

虚假申报查不出来?

随后,代表们开始探讨如何对保障房分配进行监管。

”我干了十五六年,快没信心了。“曹新平无奈地摇摇头说,里面涉及的关系太庞大,层层护得都很严,绝对查不出问题。你查到有人收入和上报的不一样,居委会主任会通风报信。”因为责任究下来,也会追究居委会主任、街道办主任,因此他们会捆在一起。“

一位代表接过话茬:”只要是和居委会主任和办事处主任两个人关系铁,上面复查的人中有一个哥们儿,你肯定过关。“

”我们有公示,报纸上有公示,社区也有公示,问题是没人要检查。居民之间也不来往,互相不了解。“有代表提出。

”在国外,家庭多少收入,人家是清清楚楚的。我们现在每年填的账表有什么意义?“无锡市政协副主席姚建华说,一些部门认为制度已经到位了,其实那张纸有什么用呢?

”关键是各类信息要联网。“陈丽芬代表说。

”关键是惩罚不厉害。“另一位代表补充道。

”如果你偷10万块钱可以判刑,你诈取国家40万元,怎么惩治?“曹新平说,就是钻政策的空子,还是要在这方面立法。

画外音

保障性住房的规模应相对稳定,不能无限制扩大。在分配保障房时,除了审查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还要做家庭收入和家庭经济状况调查。

必须建立处罚和退出机制。弄虚作假,骗取保障性住房的,除了要求其退出保障房,还应对其作出经济处罚。对于经济条件改善不再符合保障性住房申请条件的,应要求其退出。这一方面需建立诚信体系,一方面也要政府部门提高行政强制力。

长春捷达

手机验证码平台

预制聚氨酯保温管

龅牙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