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南政务微博探新路

发布时间:2020-02-27 19:42:51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说起云南的微博应用,最引人注目的是党政机构和党政干部开通政务微博。云南的宣传文化部门主动与网民群体多层次交流互动,在微博问政方面不断探索创新,努力形成网上舆论引导新格局,被一些媒体称为“网络执政的云南模式”。善用微博,倾听草根,感悟民意,触摸底层,承上联下,勇于担当,成为云南政务微博发展的鲜明特色。一个个交流互动的微博网络平台,把官员、媒体、网民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以宣传部门领导干部为代表的微博应用和舆论引导,正在成为舆论引导和新闻宣传的重要平台。

就目前政务微博的操作和实践来看,云南政务微博基本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以官方机构直接开设的政务机构微博,如“微博云南”、“昆宣发布”、“秘境临沧”、“微博曲靖”等,由于各地政府机构设制和领导干部对微博的认识程度、实际利用的差异,机构微博发布涉及发布平台建设、维护人员权限、信息审批流程、回复网友质疑等问题,一般发布本地区或部门的时政信息,以及风土人情、地方文化、特色旅游等。普通网民对此类微博的期待与认可度比较高;对政务机构微博发布动机、管理机制、工作效率等基本持肯定欢迎态度,但对微博的互动交流略感不足。

另一部分是官员个人实名微博。如位居全国十大公务人员微博榜单第一名的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长伍皓,以及曲靖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何华,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原中共大理州委书记刘明,丽江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文银,西双版纳州委宣传部副部长段金华,云南省社科学院副院长杨福泉等一批党政部门领导干部的个人微博。

在云南,官员与网民的互动并非偶然之举,已逐步形成机制——网民通过网络参政议政,官员通过微博问需于民、问政于民。借助微博这一新兴信息平台,党政领导与普通网民群众的沟通渠道得到有效扩展,微博这种简单并且传播有效的新技术成了官民互动的主要平台。2011年5月,中共云南省委外宣办发出通知,要求全省宣传部门开通本部门的政务微博。据不完全统计,云南省政府新闻办的“微博云南”目前已有粉丝约200万,16个州市中有12个州市的外宣办开通了官方微博;129个县(市、区)委宣传部中有三分之二已开通了本部门的机构微博。

与此同时,各级宣传部门的干部纷纷开通个人实名微博。通过网络互动引导舆论,取得了良好效果。小小的微博,拉近了公众和官员的距离,更能在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有效地传播信息,上通下达,疏导民意。

曾经有许多地方的官员特别害怕发生热点敏感事件,一旦有事,宣传部门的压力甚至比出事部门还大。云南以宣传部门为代表的政务微博,力争把每个热点事件都当成树立党委、政府和宣传部门良好社会形象的机遇,成为树立单位政府开明阳光形象的新契机。

政务微博在舆论引导方面的一个基本立足点,就是“变坏事为好事”,通过推出一项更能吸引网民和媒体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新举措,达到转移舆论焦点的目的,把网民的注意力从对负面事件的关注中吸引到对宣传部门创新举措的关注上来。

在2009年的“躲猫猫”事件中,云南首开宣传部门主动邀请网民参与“第三方调查”的先河,成为党政机构积极引导网民有序参与化解网络热点事件的经典案例;在“小学女生被指卖淫案”中,在全国首创“网络发言人”制度;在“云南高考惊曝假分数线”事件中,首创虚假新闻网络公示公告制度;在陆良群体性事件中,云南省委宣传部发出全国首个禁止媒体“污名化”群众的通知;在2009年年底昆明螺丝湾搬迁,上万名商户聚集准备上街打砸的重大群体性事件中,宣传部门以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名义开通全国首个省级政府官方微博——“微博云南”,通过“微博云南”及时客观报道,成功引导国内外传统媒体进行真实报道“螺丝湾事件”及政府依法处置过程;在“纸币开铐,鞋带上吊”事件中,还创造了新闻事件现场还原网络实景演示的办法,通过电视和网络对庭审进行现场直播;在处理澄江县发生的“法官铐律师”事件中,建立了网络舆论4小时响应制度,推出网络监督政府联动制度,等等。借助这些突发事件,宣传部门的这一系列新做法反而成为媒体和网民争相传播的新闻点。例如,昆明“螺丝湾事件”其实是当年全国参与人数最多、打砸程度也不亚于湖北石首事件的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但省外很少有人知道云南昆明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这是因为全国媒体和网民都去关注此事件中开通的全国首个政府微博进行的实时播报,事件本身反而淡出了大家的视野。

通过这一系列创新举措的推出,树立起云南尊重网民、善用微博、尊重民意的阳光透明、开明开放的良好形象,赢得了占网民群体绝大多数的“中间网民”的支持和信任。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依据网络调查客观数据发布的《2009地方政府网络舆情应对能力排行榜》中,云南的年度总排名名列全国第一位。2011年12月在北京举行的政务微博年度高峰论坛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首次发布《政务微博年度报告》,对云南的网络舆论总体引导能力继续给予好评。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微博云南)荣获中国首个省级政府认证微博,红河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长伍皓(@伍皓红河微语)位居全国十大公务人员微博榜单第一名。

党政机构作为网络文化信息内容建设的引领、管理和组织者,要通过微博积极开展网上舆论引导,善于从宏观从全局从全过程的角度开展工作,在政务微博利用上,要有的放矢,做“四两拨千斤”的引导者,而不是面红耳赤剑拔弩张的对抗者。

大道无形,无所不在。高明者,不挑是非,化解是非,使社会安宁,人心安乐。对任何存在的事物和现象,都要尊重和包容,关键要清楚如何立足本位发声发力,确保有利于对党负责与对人民负责的统一。

云南政务微博发展的基本做法是:

1.党政机构与官员应尽最大可能和诚意,在各自分管服务的行业开博发声;

2.团结吸引本地意见领袖,多搭些类似论坛、沙龙、协会平台为我所用;

3.对体制内舆论热点人物,多包容,让争议产生有价值的传播;

4.各种层次的网民意见和看法是一种情绪的表达和宣泄,政务微博还要充当各种利益的协调者和沟通者,而不是信息对错的“裁判员”。

5.更重要的是,本地党政领导要宽容网上热点舆情冲突。

信息带来智慧,微博产生力量。云南政务微博力求以网问政,以网访民,以网交友,以网养趣,以网正身。官员利用微博,可不断提高思维能力、话语能力和信息能力;不断提高为政履职素养和工作水平;不断提高学习效率和生活质量。

微博的价值取决于微博使用者的人格。既然时代赋予我们使用微博的权利,我们就要赋予自己用好管好微博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应加强微博修养,学习微博知识,提高微博能力,维护微博尊严。要以公平正义、诚信负责、科学理性的精神对待微博、使用微博、彰显微博的价值。

宣传部门和政府新闻办主办或带头开办政务微博,一是推动政府部门,特别是与群众生产生活直接的部门开通微博;二是积极引导传统媒体和社会舆论;三是可以促进政府信息第一时间及时权威发布;四是通过微博内容沟通、施政便民、服务媒体;五是定位为政府机构形象展示的全新平台,与民众沟通的新阵地,实现多媒介整合,更好地进行宣传沟通工作。

而对于官员个人微博,定位即明确角色和代表形象。官员具有普通公民与公职身份的“双重性”,公众对官员微博的认知一定程度上可促进对其身后政务职能部门的认知,并移转为政府整体形象。官员个人微博发布某看法、观点时,应当注意语言和态度是否与其自身身份形象相符,应当勇于担当讲真话,言论要符合国家公务人员的形象。网友“大白萝卜”说:“如果一个官员真诚地用微博来与网民交流,不仅传播效果会好很多,并且也能改变民众对官员的很多传统看法。”

不少地方的官员,平时不研究互联网,不与网络打交道,不同网民互动,有事了才临时抱佛脚,舆论引导的效果自然很差,网民只会认为你是有事了才来掩盖事实、辩解和开脱责任。

在网络时代,党委政府和企业要打破网络神秘主义,敢于上网“冲浪”,善于利用有争议的事情宣传好自己,扩大影响力。要正确看待争议传播,借助有争议的人和事,传播自己。很多官员避网、怕网、脱网,有“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态。实际上网络是躲不起的。如果不识水性,最终只能自己被“淹死”。全民网络的大潮势不可当,而网络舆情则考验着政府部门在网络时代的应变能力。

经常在微博上“风生水起”的伍皓就说,自己现在已经在网络上站稳了脚跟,如果自己发了一条微博,有网友提出反对意见,那么,一些自己的铁杆粉丝就会主动上去辩论。政务微博都有个学习的过程。比如,如何转发新闻?如何回答网民的问题?如何知错就改?立即通过微博道歉?面对微博这样的新生事物,政府和普通的网友,都是互联网上的同学,都有一个相互学习、相互包容、共同成长的过程。

云南近几年来不断加强对领导干部网络知识的培训力度。全省每年组织干部学习网络知识,仅地州以上(包括省委党校及有关党政机关部门),每年约办20个班次,每年培训干部约1万人次。主要内容包括:提高网上舆论引导能力、政务微博开设与利用、如何与媒体打交道、新闻发言人如何发言等,让官员们明白要利用微博,首先要触网、懂网。在对领导干部进行网络知识培训的同时,让网民走进课堂,与网民近距离地互动与沟通。良好的网络互动和政务微博表达,形成了有云南特色的网络文化建设、利用、管理的生动和谐的新局面。

● 李翔昌

(作者为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新闻宣传处处长)

来源:青年记者2012年2月中

福州中科白癜风研究所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

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

德和中医门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