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银行反击余额宝推类似货基产品鼓动加强监管

发布时间:2021-01-20 05:45:49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基金季度报告把1万元存到“余额宝”账户,2014年3月5日你将获得1.5411元的收益,并在次日15点钱发放入账。七日年化收益率5.864%,以此估算1万元的年收益为586.4元。

不过与最高时七日年化收益率为6.763%相比,余额宝收益率已经连续下滑了20天,更让人担忧的是,这也许只是收益下滑的第一个冲击波。

由于被认为借政策双轨制套利,承诺收益有高息揽存之嫌,甚至被认为推高了企业和个人融资成本,拥有8100万账户、规模逾4000亿元的余额宝一度引发取缔争议。随着央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不取缔”,问题已经抛给了如何“严密监管”?

余额宝的利益链条

为什么钱会跑到余额宝?全国政协委员、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的表述非常直白,因为传统银行利率低,管制,该给老百姓的没给,而余额宝是6%。

据了解,本属于商业银行年息0.35%的活期存款和年息3.75%的两年期定期存款,在进入余额宝配置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后,转道进入银行间市场进行协议存款,年息立刻被抬高至5%-6%左右。

让银行业不安的是,余额宝的出现,已经开始蚕食他们的利润。

中金公司估算,3年内货币市场基金能替代8个百分点的储蓄存款,这将降低银行净息差约14-15个bp,影响银行净利润约8%。

互联网公司推出的余额宝类产品,本质上实现了活期存款的利率市场化,打乱了先定期、后活期的战略部署,加快了进程。更重要的是,伴随着客户资金的流失,余额宝像鲶鱼一样推动银行纷纷推出T+0货币基金产品,加剧了银行之间的竞争。

余额宝的高收益,被认为其选择一个合适的推出时点。2013年中期,货币市场利率高企为其获取较高收益创造了条件。资产配置集中,余额宝92%的资产配置在了银行同业存款,同时也进行了期限错配,这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

易方达基金一位高层人士指出,如果监管机构要求分散资产配置,按照此前天弘基金的管理和投资能力,获得高收益面临很大挑战,有可能带来收益率的下行。而伴随着货币市场利率的下行,余额宝的收益率也将逐渐下降。

一位货币基金经理指出,余额宝的推出为推广货币市场基金功不可没,但这其醒目年化收益率高收益宣传确实有高息揽存的嫌疑,在原有金融理财产品中,这是禁止且为行业所不敢为的。同时,以余额宝为首的各种“宝宝”,收益率比一般货基要高,有部分是通过贴补的方式短期推高收益率。这种行为,吊足投资者胃口,暗示收益率高企,却难以维持,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误导投资者。

中金公司分析师毛军华指出,余额宝的风险主要体现在流动性风险,特别是在面对基金持续赎回时。一是T+0承诺能否保证,余额宝实现T+0的承诺主要依靠自有资金,但面临大量赎回时能否履行承诺是个疑问。二是收益率风险,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货币基金赎回潮,带来了货币基金净值的损失,也推动证监会出台了风险准备金政策。

同时,毛军华认为,余额宝发展的瓶颈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需求端取决于收益率的波动。如果伴随货币市场收益率的下行和银行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余额宝的相对吸引力会出现下降。

另外,供给端取决于对成本收益的权衡。中金公司估算,如果考虑支持T+0资金的机会成本,余额宝仍处于亏损状态,而且规模越大,亏损越多。最关注的是监管风险,货币市场基金作为影子银行的一种,在107号文后监管机构对流动性风险会更加重视,特别是风险准备金政策将趋于严格,这也将限制余额宝的发展规模。

推升融资成本

央视评论员钮文新的《取缔余额宝》一文,将余额宝推到风口浪尖。文中直指余额宝“严重干扰了市场利率”,“严重拉高实业企业融资成本”,“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

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舒明对此回应道,余额宝配套的增利宝是目前市场上综合费率最低的基金之一,管理费率为0.3%,托管费率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三者相加只有0.63%,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费用了。

天弘基金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余额宝投资标的主要是银行同业存款,目前占比达90%左右,其余为一些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和高等级信用债。”(见图)

去年12月19日,“钱荒”再度上演,银行间1个月期限的回购利率突破8%,刷新6月来新高。7天shibor利率连续两天飙升,达到6.4720%。历史上,非常高的利率时期都会与非常高的经济增长和非常高的通货膨胀联系在一起;但在2013年,经济增长非常弱,通货膨胀非常低的背景下,却看到了罕见的非常高的利率。

更令银行震惊的是,1月存款大幅减少9402亿元。银行存款搬家,除春节消费、IPO重启导致打新分流,以余额宝为领衔的各种“宝”产品分流功不可没。来自互联网金融圈中的一位人士表示,确实有银行对小额贷款更不感冒了,因为钱紧,资金使用成本也变高了。

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表示,银行被迫应对,最终会抬高整个社会的资本成本,也倒逼了银行利率的上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从利率市场化推进的角度看,银行负债成本提高会是一个逐步变化、相对缓慢的过程,但是余额宝们的出现,却加快了银行负债成本提高的进程,可能使银行负债成本急剧上升。”

申银万国分析师屈庆指出,目前我国银行负债成本已达到3.05%。对货币基金分流活期存款后银行负债成本变化进行敏感性分析,其他条件不变,对活期存款分流作用在20%时,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上升至3.48%;而分流作用在80%时,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上升至4.37%。

银行鼓动监管

版图和利润均受蚕食,作为“金融贵族”的银行,一直在不断反击,最后则是祭出杀手锏:鼓动监管。为了减缓大规模存款搬家势头,商业银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余额宝推出之后,各家银行开始限制客户每日往支付宝等工具中的转账额度,是为被动节流。

银行主动开源,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传统理财产品升级开放式理财产品;第二阶段:银行主动推出T+0产品投资货币基金。目前,严格意义上推出类余额宝产品(T+0赎回货基)的银行有包括平安、交行、工行、中行、民生等银行,未来可能会有更多银行参与反击战。(见表)

但银行推“宝宝”势必会抬升资金成本,进而影响利润。推或者不推,银行进退两难。

2月25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召开会议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的措施,会上提出考虑由协会出台相关自律规范文件,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如果这被执行,余额宝收益率将被大幅拉低。

另有消息称,目前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

同时,3月5日,银监会已展开了向银行储蓄与互联网理财情况的调研,尤其是针对“两率一致问题”。即指基金公司同业存款提前支取时,仍享受定期利率。

这种调研的指向,将很可能意味着银行或会取消这些互联网理财产品享受的提前支取协议存款、按定期存款计算收益、不罚息等特权。

其实,3月4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已表示,对于“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需要进一步完善,总的来说金融是鼓励科技创新的,监管需要跟上时代和科技进步的脚步。同时,周小川表示,现有的政策有些地方不全面,有些地方有漏洞,还有些地方存在不公平竞争,都会通过改革和完善来促进健康发展。

当日,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政协分组讨论时也表示,央行牵头相关部门正在研究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目前已经组织了多次会议讨论相关问题。同时,监管的规则也不完善,需要强化互联网金融在资本金、风险拨备和流动性等方面的管理和要求。

武娘手游

热血猎人

征战天下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