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余额宝引发业内外大论战互联网金融产品迎最严监管

发布时间:2020-01-14 13:56:38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在我们这个沸腾的时代,伴随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知识更新的周期大大缩短,各种新知识、新情况、新事物层出不穷。与此同时,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对现实社会的挑战和改造也在加剧。余额宝、微信营销、打车软件、比特币……轮番出现的新名词或许已让你应接不暇,其中的法律问题、风险问题、监管问题更是令你好似“雾里看花”。以见证时代发展、记录社会变迁为己任的《法制日报》视点版为此特推出“新锐视界”栏目,借你一双慧眼,让你洞悉这日新月异的大千世界。

锐观点

在目前多头监管的情况下,急需解答的问题便是谁应对余额宝整体的风险和监管负责。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发展,今年将是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年

记者 赵丽

“什么空白,真的有风险?”

一则“余额宝存监管空白”的消息让早上刚刚打开电脑的北京市民陈波的大脑也稍稍“空白”了一下,因为余额宝里有他将近十万元的“血汗钱”。

消息的发布方是中国消费者协会。在近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余额宝监管空白”被列入中消协十大消费事件。

与之相对应的是余额宝类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火箭式的发展速度。据报道,在元宵节、情人节两节重合的2月14日,余额宝站上了4000亿元的规模,而这距离天弘基金1月15日宣布余额宝突破2500亿元规模仅有1个月之遥。

由此,各界关于余额宝的争论可谓是此起彼伏,甚至已经偏离了一个金融产品的定位。如此纷扰之下,有个问题至今没有答案:法律和监管风险该如何解决?

“余额宝的监管涉及多个监管机构,谁来牵头,谁负责现场检查?作为互联网金融产品的风险揭示是否充分?谁来监督不当营销误导投资者?这些都是目前亟待回答的问题。”曾处理过多起互联网以及金融领域案件的北京律师朱永晖告诉记者。

“担心真出事找不到管事的”

2月21日,央视评论员发表文章称,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至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为这一成本埋单。他认为,余额宝将“冲击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因此呼吁取缔。

针对余额宝利润2%的说法,支付宝回应称,余额宝所收取的费用仅有3项,即一年的管理费0.3%、托管费是0.08%、销售服务费0.25%,费用总计0.63%,此外再无其他费用。

随后,由央视评论员文章所引发的争论大爆发。

“余额宝的出现,挑战了银行一味压低储户收益维持低资金成本的传统。在一家门户网站的在线调查中,有超过九成人反对取缔余额宝。”在金融公司工作的陈波向记者这样表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的寄生虫,那要看吸了谁的血,现在主要吸取的是银行这一利润丰厚行业的血,毕竟银行的储蓄存款有40万亿元之巨。

陈波则向记者提出了和朱永晖类似的疑虑:“我现在关心的就是余额宝本身有没有问题?如有问题,谁应该采取行动?”

陈波的疑虑来自于此前发生的一起虚惊事件。“2月12日早上,我发现原本每天早上准时公布收益情况的余额宝,收益栏上显示为"暂无收益"。我刚开始以为手机上网不给力,登录电脑发现还是不成,给朋友们打了一圈电话,才知道大家都没收益。”陈波回忆说,“当时汗都下来了。毕竟互联网理财和传统银行还是不一样,万一出了问题,还真不知道怎么弄。”

“后经证实是由于余额宝用户快速增长后,余额宝紧急升级收益发放系统,导致收益显示时间出现延后。”陈波说,尽管是“虚惊一场”,但事后他还是把一部分钱从余额宝中取了出来,“我也害怕真出事找不到管事的”。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此次“暂无收益”风波不完全是个意外,反映出当前互联网金融产业在渠道创新和风险控制上仍然存在“厚此薄彼”的不良心态。

专门从事金融风险业务的郑旭向记者介绍说,余额宝是跨界的金融产品,它脱胎于央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借道证监会监管的公募基金通道而出生,而投资主要投向银监会监管的银行协议存款等领域,“在目前多头监管的情况下,急需解答的问题便是谁应对余额宝整体的风险和监管负责”。

互联网金融或迎来规范年

2月19日,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底,货币基金总净值为9532.42亿元。这较去年底日均增长66.25亿元。以此计算,目前国内货币基金真正规模已经过万亿。这占到了基金业总规模的三分之一。

就在这一数据公布的第三天,2月21日,证监会召集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专门提示风险问题。而近期这样的会议已经开了不只一次。与往年不同的是,现在货币基金的主角无疑是天弘余额宝、华夏活期通、汇添富全额宝为代表的一系列互联网货币基金。

纵观近期以来的各方声音不难发现,迅速扩张的余额宝们可能即将遭遇一场监管风暴。

之所以公开表态指出余额宝存监管空白,中消协官方认为,互联网金融迅即升温,余额宝去年6月开始运行,微信支付也成为移动互联网金融的强大竞争者,一时间互联网金融裹挟巨大能量,对传统金融模式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在这股洪流中,“消费者的个人隐私保护、资金安全、风险控制等还有很多监管空白”,这是新消法要迅速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中国证监会此前也明确表示,证监会始终坚持“加强监管、放松管制”的监管理念,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积极推动市场创新发展,以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证监会将进一步完善现有监管体系,进一步完善与有关监管部门的监管协调机制,防止监管盲区、监管套利等情况的出现,以维护整个金融体系安全稳定运行。

“央行与证监会近期皆传出风声,将发文定下更为严格的规范,管理互联网金融市场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郑旭向记者透露说,互联网金融纳入监管只是时间问题,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给传统金融带来了压力;另一个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发展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投资人利益受到损害,甚至可能会影响社会稳定,“正是这两方面原因导致监管加速”。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能够实现20多天时间增长1000万用户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被寄予的期望越大,应当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包括提高信息的透明度、系统安全性、加强后台服务等方面。

“要推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必须提高监管的素质,建立现代化的监管体系。针对余额宝的监管,相关部门的"有形之手"要适时发挥作用,敦促其遵循金融规律,加强风险监管。”刘俊海建议说,一方面要保护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要及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厘清互联网金融的边界,“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余额宝等类似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应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确保公众知情权”。

“作为新兴行业,针对互联网金融法律法规的制定也不可或缺。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出借人的权益就得不到法律上的认可,不利于行业的发展壮大。立法有助于保障行业主体充分竞争、做大做强。”刘俊海认为,更为重要的是加快建立互联网金融消费权益保护法律法规框架,建立消费者保护协调合作机制,提高对该类产品的信息披露要求,增强产品透明度,对高于市场收益的产品要给消费者足够的风险警示;完善消费者投诉渠道。

黄震则向记者表示,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发展,今年将是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年。

余额宝事件脉络

2013年

●6月5日:支付宝宣布推出“余额宝”

●6月21日:“余额宝”因违规被令备案,但未被叫停

●7月24日:超半数用户通过手机操作余额宝

●10月16日:网民余额宝里4万元资金不翼而飞

●10月18日:银联携手基金叫板余额宝

●11月15日:余额宝规模突破1000亿元

2014年

●2月12日:余额宝突然出现“暂无收益”引发恐慌

●2月17日:工行等推出银行版升级“余额宝”

●2月22日:支付宝回应央视吸血鬼指责:余额宝利润仅0.63%

●2月24日:央视新闻评论员钮文新称:余额宝已成第二个央行

●2月25日:银行扎堆推出类余额宝产品

名医汇

医院网上挂号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