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雨绮要投入演情欲戏演出老公要的感觉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8:31:53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张雨绮:要投入演情欲戏 演出老公要的感觉(组图)

田小娥和黑娃上演大尺度激情戏

黑娃靠在田小娥肩头

结束了前晚的《白鹿原》西安首映式,昨日上午,王全安率《白鹿原》剧组又冒雨来到位于西安东郊的白鹿原,逛湿地公园、游葡萄园。因为下雨,大家走马观花,成了白鹿原游客,而多数时间是被安排为“下车拍照,上车睡觉”。记者随行报道发现,整个活动中张丰毅腰杆挺得很直,刘威在电影中演鹿三,而一上白鹿原,他也进入角色,“白嘉轩是我的领导”。而“主仆”二人的共同爱好就是葡萄。在一个葡萄园里,刘威嘴馋,忍不住跳起来摘起头顶葡萄架上的葡萄尝鲜,刘威连说,“比新疆的葡萄好吃。”他一时兴起,称以后有机会要将白鹿原上的葡萄园推荐给剧组拍戏,“段奕宏和郭涛,你俩以后签合同,都别忘了要注明一条,要到白鹿原上吃葡萄啊。还有郭涛,你下部戏就叫《葡萄姑娘》吧。”

张丰毅对葡萄很有研究,对于个大个小,怎么吃都有自己的见解,“个儿小的反倒好吃,我刚才看王全安他们吃葡萄还把皮吐掉了,这是不对的,现在葡萄小,吃葡萄就是要吃葡萄皮。”他还建议白鹿原上的葡萄追求质量,“只求最贵”,还应该在白鹿原上建一个葡萄酒庄,专门生产葡萄酒。

据悉,《白鹿原》今日将在北京举行首映典礼,众多主创已在昨日下午飞往北京。

本报记者对话“田小娥”“黑娃”

张雨绮:田小娥跟我很像

昨日趁着“田小娥”张雨绮和“黑娃”段奕宏二人踏访白鹿原的间隙,本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简单专访。

华商报:电影中,田小娥和黑娃临时落脚在一个破旧的窑洞中。在拍摄之前,有没有专门在窑洞体验过生活?

张雨绮:我没有在窑洞里住过,但是我外婆在山西生活了很多年,经历也很丰富,给我讲过很多窑洞的事情,因此我对窑洞有很深的感情。不过电影中那些做菜的镜头,煎鸡蛋什么的,我本身都会的。

华商报:之前出演的都是些时尚角色,这一次在《白鹿原》中都过上了苦日子,还有那么长时间体验生活,是不是觉得很辛苦?

张雨绮:其实现在的农民和之前的农民也不一样了,不一定要那么土。而且我演的田小娥也不是农民,她曾是大家闺秀,是一个优雅的太太。

华商报:电影中田小娥也有抽大烟的情节,是你自己要求安排的吗?

张雨绮:这都是导演加上去的,这的确也造成过我咽喉上的困扰。拍摄《白鹿原》经历了很多过程。就拿说陕西话来说,我经常说着说着就拐回到山东话了,过一段时间,陕西话老师也问我,“你怎么又说河南话了。”我没有跟导演学说陕西话,他的话是陕北话,还有些不一样。

华商报:出演这个角色前后,你对角色的认识有变化吗?在演戏的过程中心态有变化吗?

张雨绮:演“田小娥”对任何一个演员来说,都是一个展示演技的好机会。在很多人的眼中,田小娥是一个特别风骚妖艳、迷惑男人的角色,但我觉得小娥她不复杂,她挺简单,年龄小、有着自己的个性。所以这个角色演起来也不需要太多的揣摩,随性演就行。

华商报:这部电影田小娥是主线之一,在戏里面她和黑娃、鹿子霖、白孝文三个男人都产生了情感。对于这三个男人,你理解的情感是什么?

张雨绮:黑娃可以说是田小娥的初恋,这里面有女人对恋爱美好的向往。只是在初恋之前,她就被嫁到了郭举人家。对于鹿子霖,田小娥是一种妥协。最后的白孝文,他跟田小娥应该都是同病相怜,成为彼此的精神依靠,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华商报:作为导演夫人,演情欲戏又在导演的监视下,有没有觉得放不开和不好意思?

张雨绮:他是导演,我信任他,我就要投入地演,演出他想要的感觉。拍摄时我也有很多顾虑,中间有一场戏,我穿了一件肚兜,有点怕走光,但后来跟导演聊了些,也就放开了演。华商报:这个角色应该是陕西观众认可了就成功了,电影上映前,有没有很忐忑?

张雨绮:我也曾想再次熟读原着小说人物,为角色做充分的准备,不过导演却建议我能静下心来找到与角色的共鸣。这是我眼中的田小娥,我觉得我们很像,也希望接近大家心中的田小娥。

段奕宏:我就是为黑娃而生的

华商报:拍这部戏你其实裸露得比张雨绮还要多,是尺度最大的一次吧?段奕宏:的确我露得比她多,我很喜欢黑娃这个角色,也愿意为他付出。我拍电影不是可以为任何电影去露,首先必须是角色值得。黑娃是个好男人。他和田小娥是爱情,这个时候男人是靠女性成熟的,他们发生关系的那个时候,当时我这两只手不能捧她脸,那样就像爱情范儿,我甚至都没有吻过田小娥的嘴。

华商报:怕不怕自己的另一半看到激情戏,会不会有些不太适应?

段奕宏:她很喜欢《白鹿原》,我出演这部戏,她很激动,她看完电影,觉得我演的就是她心目中的黑娃。她很理解演

戏,所以演戏时,并不会问这些,她怕影响到我对这个人物的解读。

华商报:出演前后,甚至在演戏的过程中,你的心态有变化吗?

段奕宏:其实我一直在揣摩这样一个角色,他在戏里说“我还没活好呢,我才开始活!”这句话太打动我了,演那场激情戏时,天气是很冷的,因为这句话,给了我力量,我想就是我把衣服全蹬掉都没事儿,我不在乎周围的一切。

华商报:对于黑娃这个角色你怎么看?你是怎么处理的?

段奕宏:黑娃就是我,我就是黑娃。我觉得,我就是为黑娃而生的。

重庆到兰州大件货运物流

成都托运私家车

成都到贵州货运